1941年数千日寇攻击一千匪军得知后说:送500枚手榴弹

1941年,在山西应县附近的下社新堡,一个斜跨枪套、国字脸、满脸胡子茬的人手里拿着手枪,疯狂地指挥着一帮衣着混乱的男子,在向对面射击。不远处的城外,是黑压压的日本士兵,其中还有几辆移动迟缓的装甲车。天上,则是时不时地就会飞过来几架飞机,“嗖”地一下扔下炸弹,在地面炸开一团火焰。城里城外枪声大作,震天动地,好像在进行一场规模巨大的战役。

事实上,这场战斗的规模确实不小,对垒的双方,一方是足足八千名日军和六千多名伪军,另一方则是不到一千多名“土匪”军。土匪的头目,就是应县的名人,一位无恶不作的魔头。他的名字,叫做乔日成。这次对抗日军,是他一生最为高光,也是他做过唯一正义的事情。后来他的所作所为,连为人仁厚儒雅的元帅都看不下去,想要除掉他而后快。那么这位恶贯满盈的土匪,又是如何和日本人打起来的呢?他的结局又是怎样的呢?

乔日成就是应县本地人,农民出身。幼年时候,他很聪明,但是却把聪明用在了偷东西和坑蒙拐骗上,让家乡的人对他十分头疼。他在16岁时高小毕业,想要投考军校却没有文凭,于是借了别人的文凭,考入了阎锡山创办的太原北方军校学习。

军校的生活枯燥无聊,乔日成难以忍受,于是便经常偷跑出去吃喝嫖赌。有一次,一个和他有交情的晋军连长来到军校附近,乔日成想去相见,但是学校不批假。于是乔日成在晚上从军校的围墙翻了出去,和朋友痛痛快快地玩儿了一宿。等他回到军校时,却被告知,自己被开除了。

乔日成对学业的中断并不在意,反而借用朋友的手枪,干下了一场抢劫外国人的大案!这个案件轰动了整个山西,甚至升级成了国际事件。但是由于乔日成干得比较利落,竟然躲过了搜查!

第一次抢劫的得手,让乔日成“信心膨胀”。他开始如同流水一般的花钱,没几个月便将抢来的钱挥霍一空。这之后,他又从别人手里弄了一张文凭,进入太原私立中山高中学习。在校期间,山西军阀阎锡山突然发布命令,要给每个学生发30元的补助。乔日成一听大喜,于是伪造了一份花名册,找到学校会计想要“按册代领拿钱”。会计觉得事有蹊跷,便没搭理他。乔日成大怒,在当天下午穿上军装,将会计枪杀,抢走了不少钱;之后,他又来到原先军校教官的家中,抢了这家人的所有现金,连女眷的首饰都没放过;第二天,乔日成为了逃跑,又抢了一个邮差的自行车。

两天之内接连犯下三次抢劫案,由此可见乔日成的嚣张和疯狂。阎锡山签署通缉令,在自己的地盘上通缉乔日成。但是此时,乔日成却已经逃到了奉军的地盘上,山西军队奈何不了他。于是,乔日成每天包娼包赌,吃喝玩乐,过了一年多逍遥快活的日子。直到钱快花完了,他才悄悄地回到了家乡。

乔日成为人机警,多次躲开警察的追捕,而且还曾打伤军警。应县当地的保安队对他毫无办法,就只能将他的父亲抓起来。乔父不止一次吃儿子的“瓜落”,十分生气,便宣布同他断绝父子关系。但是乔日成丝毫不在意,行为愈加疯狂!

1930年左右,阎锡山疯狂扩军。乔日成抓住时机,投效到第十五军第三旅旅长的门下。但是在中原大战中,阎锡山一败涂地,乔日成也成了张学良的俘虏。后来乔日成被释放,但是接着就陷入了经济危机。于是他重操旧业,抢劫了自己当初的长官、三旅三团的团长邓兰友。得钱之后,他又逍遥了一阵子,然后靠着自己的江湖名声,当起了保镖。

保镖的生涯,乔日成也没有干几天,原因就是来钱太慢!之后他和他的哥哥一起,抢劫了一个姓张的烟土贩子,得到了巨额的金钱,于是就去往平津地区逍遥。结果在这里,他正好赶上了。乔日成听了几场演讲之后,突然萌生出一种“救国救民”的豪情,想要从此痛改前非,做正经营生了!这可真是应了那句话: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然而,乔日成作恶太多,想要成佛,又岂止是简简单单的放下屠刀就行?他回到家乡之后,他的父亲见他如见仇敌,拿着菜刀就去了他家!推门进去之后,发现乔日成正斜靠在枕头上抽大烟。乔父怒火更炽,举刀就向乔日成头上砍去。乔日成眼看不好,一个闪身躲了过去。他随即掏出枪来,指着父亲说道:“念你生养我一场,这一刀饶了你,如再行凶,我崩了你!”

乔父被这个逆子给吓坏了,抱头鼠窜一般的逃走了。乔日成也意识到,家乡还是太危险,于是便又跑了,直到1936年秋天才回来。结果他这次回家,仍然和自己的父亲不对付。于是乔父去县城报了官,将乔日成送进了监狱!

此次乔日成入狱,本来应该到了恶贯满盈之时。可没想到,“七七事变”的爆发救了他一命。抗战打响之后,监狱看守的数量减少了很多。乔日成抓住机会,带着一帮“狱友”掀起了暴动,结果成功越狱。这一下,乔日成“因祸得福”,不但自己跑了出来,还得了一支二百余人的队伍。

乔日成跑出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回到家乡“报仇”。乔父一听儿子回来了,吓得直接就跳了井。幸亏乡亲们抢救及时,才将乔父给救了出来。可是乔日成听说之后,狞笑一声,说道:“他既自寻无常,就让他痛痛快快去吧。”然后就带人在古井的旁边挖了一个坑,将自己的父亲给活埋了!

这就是乔日成,一位以抢劫为自己“主业”的、活埋自己父亲的、丧尽天良的恶魔!相比于那些“逼上梁山”的土匪来说,乔日成的家境不错,也没有什么坎坷。他的所作所为,能看出他就是个天生的恶种!如果他生活在和平年代,可能早就成为法律的惩戒对象。不过在那个兵荒马乱的时代,他这样的人反倒有可能吃得开。这恐怕就是乱世的又一个悲哀吧。

在杀死父亲后,乔日成正式成为了土匪,在地方上无恶不作!后来随着日军入侵山西,乔日成直接投敌,得了个伪军队长的职务。从此以后,他就在应县一带,当起了土霸王。日军对他的政策,是“武器由日军提供,粮饷自筹”。于是乔日成便开始在自己的辖区内开办各类工厂,而且还从事走私、贩卖烟土等生意,赚的是盆满钵满。

仅仅当一个队长,不是乔日成的理想。他如同老旧军阀一样,在应县附近大肆发展势力。他不但兼并了好几股小土匪,还收编了不少的保安队!一时间,他的实力急速膨胀,手下一度有了两千五百多人。

在乔日成发展实力的过程中,他和八路军也经常有接触。只可惜,这些接触都是一些恶性事件!乔日成为了扩展自己的地盘,没少和八路军发生争斗。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几次想消灭乔日成,但是因为八路军主力都在和日军作战,所以一直没腾出手来教训他。1939年7月,王震奉命率部回延安,途中和乔日成部打了一次大仗!当时以王震的战斗力,竟然也在激战一夜后未能取得决定性胜利。经此一战之后,乔日成和八路军势成水火。

这一战之后,乔日成向日军邀功,想要报销武器弹药。日军突然觉得,这一股他们之前看不上的散兵游勇,居然不知不觉间成了气候。为了控制乔日成的部队,日军派出了一名准尉和六名曹长,去乔日成的队伍里“增援”。名义上是去支援,实际上就是去监视。

乔日成也明白日军是来干什么的,于是他一开始,设下了酒局、赌局,还找来不少风尘女子供日寇享用。一番颠鸾倒凤之后,日军对乔日成非常满意。之后的几天,乔日成还拉着几个日本人抽大烟、打麻将。这些日寇没过过这样逍遥的日子,一时间乐不思蜀。

不久之后,乔日成又吞并了另一股伪军王国相部。那个准尉和他,对新部队的指挥权问题发生了争执。结果双方正式决裂,日军驻大同的师团长黑田中将,亲自率领八千名日军、六千名伪军占领了应县。他发出招降信,让乔日成投降。此时乔日成也来了脾气,抵死不降!于是,日军兵分三路,进攻乔日成所据守的下社新堡。这一战,日军的飞机、装甲车、大炮全都用上了,战况非常激烈,乔日成的部队损失惨重。这便是本文开始的那一幕!

战斗进行了不到一天的时间,乔日成部便阵亡了一千多人。剩下还能动的,也就只有三百人不到。乔日成一看,再没有拼下去的勇气,于是带着不到二百人,趁着夜色逃跑了。日军闯入下社新堡,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屠城,共有1650余名无辜百姓成了他们的刀下亡魂!

不过,乔日成这一战,也给日寇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从此之后,乔日成就正式竖起了“抗日”的大旗。靠着这杆大旗,他在应县一带的口碑有所转变。本来想要消灭他的,也让人来劝他投奔八路军,并且还给他补充了一些武器。其中最为惹眼的,就是500枚手榴弹。可见,在聂帅眼中,乔日成是又一次“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可是乔日成对此却不置可否,拿了武器便不再理会八路军了。

此后的几年中,乔日成成了一股名副其实的土匪,靠着抢劫为生。后来他又搭上了阎锡山这条线,阎锡山为了让他牵制八路军,暗中给他武器和金钱的资助。就这样,慢慢的乔日成竟然又恢复了些元气,手下有了五百多人,成了当地一股很有名的抗日武装!

时间来到1945年。此时的日军已经是日薄西山,而乔日成自己也不好过。在和八路军的对抗中,他的队伍不断缩水,此时,就剩下了两百多人。但是,他好歹也算是山西抗日的一位名人,于是在阎锡山的推荐下,他竟然去了一趟重庆,见到了蒋介石。

蒋介石见到了这个山西的“名匪”,一开始也是十分热情地,询问他手下有多少人。乔日成琢磨了半天,回答道:“一千!”这个数字,已经是夸大了。但是蒋介石仍然觉得他力量有限,不再重视他,匆匆的结束了会面。会后,戴笠向蒋介石介绍了乔日成的真实情况,指出他的手下仅有二百人!蒋介石觉得乔日成骗了自己,于是不再理会他。乔日成只能无奈的又回到了山西。

眼看着,就已经到了日军投降的时候。当时到底由谁来收缴日军的武器,成了国共双方暗中较量的战场。此时阎锡山鞭长莫及,于是便安排乔日成来受降。可是日军见到乔日成后,说他没有官方身份,不肯让他受降。而此时,八路军的雁北支队也来了,于是日军准备投降八路,而且都已经开始讨论受降细节了。乔日成恼羞成怒,在雁北支队背后搞了一次袭击。雁北支队没有防备,结果损失了数十人,只能撤退。乔日成趁势冲入应县县城,收编了伪军,实力又增强了。

消息传来,司令员又一次对乔日成动了杀机。只不过,此时部队的调配和改编还未完成,抽不出大部队来对付乔日成,于是就让他又逍遥了几个月。可就是这几个月,最后要了乔日成的命。

乔日成在占据应县之后,每天晚上都让手下人带着老婆过来聚会。结果在这期间,他发现一位叫岳中正的连长,他的妻子章氏颇有姿色,于是便动了心思。不久之后,他命令岳中正去联络阎锡山,将其调开,然后便对章氏展开了“攻势”。章氏也不是什么好女人,早就和乔日成眉来眼去了。此时看机会合适,便在半推半就之下,和乔日成行了苟且之事!

岳中正回来之后,一开始也没有发现异常。可是从此之后,乔日成便经常派他出去“公干”,不是送信,就是去袭击八路军!按照他的想法,肯定是想让岳中正死在外面才好。可是偏偏岳中正为人机警,每次都能平安回来。

不久之后,乔日成和章氏的事情,就被岳中正知道了。岳中正奈何不了乔日成,只能和章氏理论。章氏也觉得羞愧难当,于是便悬梁自尽了。乔日成知道,自己对不起岳中正,于是便经常送些钱和小礼物过去,想要缓和关系。岳中正明里对他感恩戴德,暗地里却对他恨之入骨。

1946年7月,晋察冀军区调整完毕,八路军被改编为了晋察冀野战军,战斗力有了极大加强。于是发出命令,让野战军第4纵队第10旅奔赴应县,准备消灭乔日成。

此时第10旅的旅长,是开国少将丘蔚将军;而政委,则是后来在抗美援朝时期的铁原阻击战中,大放异彩的傅崇碧将军。两位将军本来想将乔日成引诱出来再交战,于是在应县附近展开了迷魂阵。可是乔日成抱定了死守县城的决心,就是不出城。于是,在1946年7月20日,八路军展开了强攻应县县城的战斗。

乔日成虽然作恶多端,但是在军事指挥上还是有一套的。我军接连冲击了3次,但是都没有冲进县城,而且部队的伤亡还不小。但是,乔日成毕竟只是孤军,没有支援。只要我军继续进攻,拿下他是迟早的事。于是,丘蔚和傅崇碧命令部队,趁着夜色搞一次夜袭,一举拿下乔日成!

乔日成此时,也是焦头烂额。他不断指挥自己的部下拼命防守,丝毫没注意自己的身边,岳中正那一双冒火的眼睛。终于在一次爆炸声的“掩护”之下,岳中正一枪打在了乔日成的腹部!匪兵没发现是岳中正打的黑枪,只是七手八脚的把乔日成给抬了下去。第二天一早,恶贯满盈的乔日成撒手人寰!

两天之后,攻克了应县。横行山西达十年之久的乔日成匪帮,终于走到了自己的末日。比较奇怪的就是岳中正,他死活不肯投降我军。但是念在他击毙乔日成的功劳上,也没有为难他,在教育了一番之后,就把他遣送回原籍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