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文举:曲坛花中一绿叶

内蒙古男子曲棍球队一个有着赫赫战功的队伍,撑起中国曲棍球运动的半壁江山,当无数的鲜花,掌声,喝彩投向奋力拼搏的曲棍球健儿时人们更不会忘记那些默默无闻甘当绿叶的幕后英雄。鄂文举就是曲坛花中的一片绿叶。每一场比赛都牵动他的心弦,欢笑中有他的汗水,失利是有他的辛酸。

人们常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1976年我国第一支男子曲棍球队在莫旗成立,当时只有8岁的鄂文举家就住在离训练场很近的地方,从此他和曲棍球运动也就结下了不解之缘,只要一有空他就去看运动员们练球,当运动员休息时,他就会爱不释手地拿起球杆比划几下,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做事执着的他步行十几里山路到山上砍回两颗柞树自己做了一根简易球杆,尽管为做球杆手上磨起好几个血泡,当挥杆跑起来时所有的苦痛都已跑到九霄云外。

想像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无情的,想做一介武夫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竟有了一段当舞蹈演员的经历,1980年考取了内蒙古艺术舞蹈学校,5年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走进内蒙古自治区歌舞团,与从小的曲棍球之梦似乎越离越远。1988年一次偶然机会让鄂文举回到梦想开始的地方,他终于成为宁夏银川曲棍球队的一名队员,并担当起守门员的重任。从此他挥杆如枪,驰骋绿茵场上。放飞了自己的理想。

2005年鄂文举收枪退役,由台前转到幕后,回到家乡莫旗体育中心任职,二年后他担任了内蒙古男子曲棍球队领队一职。当时这支队伍正处于新老队员交替时期,连续两年比赛成绩不佳。要带好这支队伍可以说是任重道远。二年多的时间里他就带队参加大型比赛40多场。作为领队他更要了解每一个队员的家庭情况,心里状况,身体素质,30多人的大家庭,每个人的情况他都了如指掌。他吃在队里,住在队里,和运动员们一起摸爬滚打,南征北战东挡西杀,就连新春佳节万家团圆的日子他已是连续2年没和家人在一起过春节,可他却没有忘记把运动员的家属接到训练地与他们团聚。领队工作本来就是千头万绪可他既当领队,还要担负起守门员的教练任务,陪守门员训练那真是夏天一身热汗,冬天一身寒霜。从当领队到现在他的体重下降了20公斤,我们谁都能想象出他所付出的艰辛。

记者几次约他采访,他总是婉言谢绝,记者赶到队里也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直到他处理完队里的工作,见到记者还是说我没做什么,让记者去采访队员想一走了之。在这支队伍里一提他们的领队关于他的事谁都能说上几件。一名老队员就说了这样一件事,他家里没有住房,好不容易通过亲友联系买到一处价格比较便宜的住房,东拼西凑可还是没筹集够房钱,正当他心急如焚的时候,鄂文举了解到这一情况后主动借给他钱,解决了燃眉之急,让这名运动员全身心投入到训练之中。他要与老队员沟通帮要求他们树立整体观念,做好传帮带工作,教育小队员刻苦训练,奋力拼搏,让大家树立只有完美的团队,没有完美的个人,他要求大家要有鹰一样的个人,狼一样的团队。每名队员吃饭什么情况,睡的床铺凉热,他都时刻挂在心上,比赛失利了,他要去安慰大家,哪位队员比赛发挥不好,他要帮助分析原因,他在这支队伍里老队员拿他当大哥哥,小队员把它看成父母。队里的人称他是这支队伍的大保姆。在队里他是多面手,做事细致入微,可在家里他却是有名的甩手大掌柜的,妻子和他开玩笑的说你在这个家里就和个住店的一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梅花香自苦寒来冬去春来,寒来暑往。消瘦的是身体,增长的是他的白发。没有春天的耕耘,就没有秋天的收获,2008年内蒙古男子曲棍球队夺得全国曲棍球冠军杯赛冠军,全国男子青年曲棍球锦标赛亚军,在第29届奥运会上这只队伍有5人入选国家队,代表中国参加比赛。2009年夺得全国曲棍球冠军赛,全国男子青年曲棍球锦标赛亚军,在第十一届全运会上他带领内蒙古男子曲棍球队捧回银牌。2017年在夺得2016年夺得全国男子曲棍球锦标赛冠军后,代表中国国家曲棍球队出战获得第八名,在中国曲棍球历史上第一次5:2战胜韩国队。

该队多次夺得体育道德风尚奖。他心中深爱自己所追求的事业,他愿曲棍球之花绚丽多彩,为这项事业付出的再多再多也是无怨无悔。(蒋希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